网站首页 单位简介 动态新闻 政务公开 国资监管 采购招商 信息公开
当前位置:www.podmaxx.com > 国资监管 > 国企名录 >
云南联通被正式纳入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双百
作者:www.podmaxx.com 时间:2019-02-28 字号:[ ]

www.podmaxx.com

  10月28日,中国联通发布公告:经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批准,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的分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云南省分公司,正式被纳入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双百行动”名单。根据云南联通“双百行动”综合改革计划,联通运营公司将启动公开向民营企业招募云南联通承包运营合作方的相关工作。

  中国联通本次公告特意突出了云南联通被正式纳入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双百行动”名单一项,那么何为“双百行动”呢?

  国务院国资委在2018年8月内部下发的《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工作方案》(以下简称“双百行动”),有近400家企业入围,其中央企有近200家,地方国企有200多家。并且,国资委明确要求入选的企业必须在9月底前上报各自综合改革方案。

  对于国资委发布的“双百行动”,业界普遍认为是将改革由点向面全面铺开,意欲吸引更多国企加入改革试点行列,本质是在资本市场投资再迎高潮。

  而入围“双百行动”的国企标准也堪称“优中选优”,不仅硬性要求入围企业必须具备较强代表性,而且还要求企业有较大发展潜力和较强改革意愿。换言之,“双百行动”挑选企业重在“以我为主”、“主动求变”,有自我改革的强烈意愿,并且能够冲在一线,主动承担责任。

  其实,早在中国联通总部发布本次公告前10天,云南联通便已经把此消息公布于众。整体来看,本次公告的重点一方面是在突出了云南联通入围“双百行动”,但是更重要的是在强调云南联通成了地方运营商承包运营“历史第一企”。为何历史的选择会落在云南联通呢?

  早在去年,云南联通便已经着手主动求变,原因也无意外的是“实际经营发展”情况捉襟见肘。于是,云南联通借着联通总部混改的契机,开始思考如何引入民营资本和民营机制,重在大胆“创新”。

  在保证云南联通企业性质不变的前提下,其先后在保山、怒江、红河、曲靖、昭通、楚雄、普洱七个州市开展了社会化合作改革。需要注意的是,云南联通去年的改革,官方称属于“社会化合作”,并非目前明确的“承包运营”。

  自开展社会化合作改革以来,云南联通下属的七个州市公司成效显著。不仅在联通内部同规模地市中绩效靠前,而且完成了利润目标达成。最重要的是,原本只是云南联通的普通员工,后来多数以“主人翁”角色自居,意识形态发生了很大转变。

  见此大好情形,云南联通决定一鼓作气,又在今年年初将玉溪、文山、大理、丽江四个州市确定为新一轮社会化合作工作的改革地市,一举使得云南联通68%的地市公司参与其中。对此,尝到甜头的云南联通对外声称:“之前云南联通之前的混改尝试非常有效,需要进一步扩大范围。”

  本次公告下发后,从中国联通官微显示来看:“入选的合作方将负责出资建设云南联通下属昆明等五个州市分公司的接入层网络以及全省业务创新平台,并以利润为标的承包云南联通全省范围的全业务运营,首期合作期为十年。”

  一是明确了昆明等五个州市分公司入围,尽管昆明并不在之前社会化合作改革之列,但其省会价值代表性强,能够引起足够社会资本关注,同时也显示了云南联通“混改”决心;

  二是以利润为导向,重在突出“承包”,更加强调了全省范围内的“全业务运营”。这意味着本次云南联通明确了“承包运营”的基本思路,并且是全业务运营,不再局限于个别业务合作,而是全面开放,进一步激发社会资本投资的积极性;

  三是明确了首期合作期为十年。按照惯例,十年为正常合作期限,一般情况下如果达成改革目的,均会自动续期。

  由此来看,云南联通本次开放程度之大堪称“前无古人”,将运营能力完全无保留的“承包”出去,双方只需签订承包经营合同,在合作期限内完全交由“社会资本”运营,由此也开创了我国电信行业“承包制”的先河。

  中国联通自2016年启动混改试点以来,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组建多元董事会、精简机构人员、重构业务单元、创新产品服务、实施股权激励、激发一线动能”等多套组合拳,闯出了一条富有特色的改革之路。

  据悉,混改两年以来,中国联通集团总部部门缩减33.3%,各级管理机构减少25.7%,“压减”法人户数26家,累计减少27%。而在市场化用人方面,中国联通也“毫不手软”,将党管干部和市场化选聘相结合,建立管理人员市场化选聘和退出机制,各级管理人员首聘退出率达14.3%,退出合同制员工1071人。

  而在最关键的利润为标的考核方面,中国联通通过在河南试点,把家庭、个人、政企等业务划分为14类、2400多个网格,每个网格都按照业务需求组建业务团队。同时,为了激发团队活力,联通确立了“共同挣”的薪酬分配方式,网格里的每位成员共同努力,共享收益,网格工作效率和效益都显著提升。

  目前,在保证国有资本控股的前提下,中国联通集团公司持有A股公司股份降至36.7%,引入的14家战略投资者合计持有股份35.2%,公众股东持有股份25.5%,员工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占2.6%,实现了不同资本相互融合和股权有效制衡。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称:“混改解决了联通机制不活、激励不够、创新不足等问题,积极探索建设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党的建设持续加强,经营业绩实现V形反转。2018年前三季度,整体主营业务收入预计达到2000.13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上升6.5%。”

  再回到云南联通方面,据悉,云南联通多个地市公司自成立以来从未盈利,严重者亏损持续恶化。而在去年实施社会化合作以来,云南联通11个下属分公司已扭转“越投越亏、不投也亏”的尴尬局面,经营业绩持续改善。

  今年8月底,,中国联通集团公司党组成员、总会计师朱可炳赴云南联通开展社会化合作调研时称“要深刻领会中国联通集团公司以价值创造为核心的发展战略。以改革势在必行,改革的是机制,转变的是观念,调整的是分配,顺应的是人性,追求的是梦想的要求,进一步推进联通事业再上新台阶。”

  所以说,云南联通承包运营为中国联通混改的深入与延续,重在观念转变。当然,通信世界全媒体记者也相信,云南联通承包运营只是一个开始,星星之火将无限燎原。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昭阳大道卫民大厦55号 邮编:120000
电话:010-12345678 12345678 传真:010-12345678 E-mail:12345678@163.com
网站标识码:300211000000 浙ICP备 265421121

浙公网安备 352545510000000号